金昌日報社主辦

【金昌故事匯】探訪紅西路軍茍家西莊、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

來源:金昌日報 2020年05月13日

莊院屹立不倒 忠魂永駐人間

△ 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

兩座高大厚實巍峨的莊院,均采用西北特有的黃土夯筑而成。從遺址可以看出,院墻高達數米,墻體厚度2米左右,墻墩高達10多米……這是2020年元旦剛過,記者冒著嚴寒,來到永昌縣東寨鎮雙橋村,探訪當年紅西路軍在茍家西莊、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時呈現在眼前的景象。

△ 茍家西莊戰斗遺址堡門

仔細觀察,茍家西莊的規模比郭家上磨莊小些。要登上茍家西莊遺址的墻墩,需要從下面的地道口鉆上去。據目測,地道口不大不小,一名成年男子能夠寬松通過。要登上郭家上磨莊遺址,則需要一名成年男子在殘存的院墻之間跳來跳去,并跨過院墻才能登上墻墩。

遠觀,兩個墻墩猶如中國傳統的紗帽翅子的兩個翅,極富中國傳統文化的色彩。經過歲月的打磨,兩座莊院的整體形狀已經不復存在,但殘留的莊院輪廓亦在,莊院部分高大的院墻、厚實的墻墩亦在。

△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前大門莊墻上的炮彈孔

小心翼翼地登上兩座莊院,視野開闊,氣勢恢宏,周圍一覽無余,依然能夠感受到當年莊院主人的氣魄與家道的殷實。兩座莊院的戰斗遺址雖然殘破不全,但莊墻上、墻墩上存留下來的無數彈孔、槍眼、炮彈轟出的窩窩,靜默訴說著這里曾經是紅西路軍鏖戰永昌時御敵的主戰場之一。

同行的東寨鎮文化中心主任楊東山講述了紅西路軍在茍家西莊、郭家上磨莊跟馬家軍戰斗的悲壯歷程。

1

紅9軍27師師長劉理運是犧牲在永昌地區的紅軍最高將領

茍家西莊戰斗遺址和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均位于東寨鎮雙橋村。茍家西莊戰斗遺址北鄰連霍高速公路,西鄰雙橋村村級水泥路。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西望茍家西莊戰斗遺址,北望前進劇團遭遇戰戰斗遺址。這里是史書上所講的東十里鋪阻擊戰重要的戰場之一。

1936年12月,永昌大地滴水成冰,已到了每年最寒冷的時候。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紅9軍在古浪戰役后,撤離古浪縣城,晝夜兼程趕往永昌,與紅30軍會合。當紅9軍到達永昌時,紅5軍已開赴山丹一線,紅西路軍的軍事部署已形成一字長蛇陣。從永昌縣到山丹縣綿延100多公里。這里是河西走廊的蜂腰地帶,南北寬40多公里。南靠險峻的祁連山,北臨龍首山,翻過龍首山就是漢明長城外一望無垠的沙漠。當時,紅西路軍總指揮部根據中央軍委的指示,在這一帶建立永涼根據地。紅9軍駐防永昌縣城東二十里鋪、十里鋪一線所有的村莊,同紅30軍一部共同擔當阻擊馬家軍、保衛縣城總部的重任。

紅9軍進入永昌后,馬家軍尾追而來。從1936年12月3日起,敵馬元海為了打通圍攻縣城的通道,集結了近10個旅的兵力,另有胡宗南的一個師作預備隊,不論在數量上還是裝備上,均占據絕對優勢。馬元海指揮所轄的中路軍韓起祿旅、祁明山旅、馬步鑾團、劉呈德團及部分青海民團,配備火炮分割包圍紅9軍、紅30軍一部所占領的據點。這些據點均為村民的土圍子。馬元海命令劉呈德團主攻紅9軍防守的十里鋪橋頭、晚陽墩一線。紅9軍和紅30軍一部指戰員與馬家軍浴血奮戰一天,打退敵人的8次進攻,斃傷敵300多人。之后,馬元海集結重兵,再次向紅9軍駐地沈家莊、楊上莊、王家前后莊、茍家西莊和紅30軍一部駐防的東寨城一線進攻。紅9軍和紅30軍一部指戰員在冰天雪地里憑借堡寨奮勇反擊,突圍后與敵展開殘酷的肉搏戰,將敵殺退。至12月24日,紅9軍同紅30軍一部經過20余日艱苦鏖戰,殲敵400多人。

在指揮戰斗時,紅9軍27師師長劉理運的指揮所就設在茍家西莊。茍家西莊的主人為東寨一帶的大戶人家,當時有良田千畝,騾馬成群,家丁眾多。紅軍來時,茍家主人騰出部分房屋讓紅軍將士居住。某日,劉理運從茍家西莊出來前去郭家上磨莊一帶視察敵情,途中發現馬家軍的騎兵追了上來。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,劉理運率領阻擊分隊邊走邊打,后進入郭家上磨莊進行頑強阻擊。之后,敵騎兵叫來援軍,將整個莊院圍起來。馬家軍依靠強大的兵力,采取“牦牛戰術”頻繁地向莊內射擊、投彈。英勇頑強的紅軍指戰員憑著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革命精神,與敵人展開激戰。子彈打光了就用刺刀、石頭、磚頭、木棒,多次打退了敵人的瘋狂進攻。激戰中,師長劉理運、81團團長肖永繼及以下官兵300多人壯烈犧牲。劉理運是犧牲在永昌地區的紅軍最高將領。

1936年12月27日深夜,紅西路軍撤離永昌后,殘暴的馬家軍卷土重來,把在這一帶犧牲的紅軍將士的遺體集中起來,將凍僵的尸體倚靠在茍家西莊、汪家莊、楊家天橋莊等村莊圍墻的外面,讓國民黨隨軍記者拍照,以便向南京國民政府邀功請賞。敵人隨軍記者拍攝完后,再讓新抓來的壯兵壯膽練習刺殺本領。經過敵人的刺殺蹂躪,這些紅軍將士的遺體幾乎沒有一具是完整的。如今,在河西走廊大多數紀念館里存放的紅軍將士的遺體照片,均拍攝于茍家西莊阻擊戰各戰斗地點。

茍家西莊阻擊戰歷時20多天,在紅西路軍鏖戰永昌期間屬于拉鋸戰時期。英勇頑強的紅西路軍將士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一曲“顧全大局,服從命令,團結一致,同仇敵愾,生命不息,戰斗不止”的壯歌。2006年5月,上海電視臺制作的5集紀錄片《西征的紅軍》攝制組來永昌時,對茍家西莊阻擊戰戰斗遺址進行了拍攝,永久性地記錄下了這段悲壯的歷史資料。

2

村民眼中的茍家西莊及其戰斗歷程

在永昌縣城永昌一中退休教師勾顯林老師的家里,勾老師講述了茍家西莊建設前后的情況。

他說,他的太爺輩(弟兄3人)是從山西大槐樹下過來的。到永昌后,弟兄3人居住在永昌的四壩寨子(現在的上四壩)?,F在,那兒還有祖墳呢。后來,又到永昌涵北灣居住。再往后,一部分人又遷移到河西堡鎮青山堡居住。在此期間,茍家人就修建了茍家西莊。相比較茍家和郭家,郭家的實力比茍家雄厚,比茍家富裕。1936年前后,父親弟兄4人都在莊子里居住。紅西路軍跟馬家軍作戰時,紅西路軍、馬家軍和國民黨民團分別占據著三個地方。紅軍駐扎在茍家西莊,馬家軍駐扎在郭家上磨莊,國民黨民團則駐扎在另一個莊子。紅軍將士大多年齡很小,四川人居多,當時天氣極其寒冷,很多人直接把氈裹在身上,腰身扎個草繩御寒。戰斗打響后,兩邊莊子的敵軍圍攻茍家西莊的紅軍,犧牲的紅軍將士很多。1949年時,茍家有6頭牛,3匹馬,100多只羊。解放后土改時,被劃為地主。

△ 茍家西莊戰斗遺址的地道口

勾顯林的夫人叫梁芬蘭,1941年出生,永昌人。她說,從1958年到1980年,她一直在李家沙坡子(現在的東寨鎮雙橋村5社)勞動。干活時,村民動不動就從地里挖出一些死人的骨頭,有腦殼子,有腿骨,有腳趾骨等等。生產隊的老人們講,這就是1936年打仗時死掉的人。隨后,村民們把這些尸骨收集起來,挖個較深的坑掩埋掉。剛開始,女社員們很害怕,后來見得多了,就習慣了,不再害怕。說起當年的紅軍戰士,老人們說紅軍人好,紀律嚴明,就是太可憐了。當時天氣又冷又凍,紅軍缺衣少食,又被兩方面的敵人夾住圍攻,實在是沒有辦法。打完仗,馬家軍四處追殺紅軍。誰家接待紅軍就要殺誰。

△ 李永祖

在東寨鎮雙橋村9社村民李永祖(現年74歲)的家中,他講述了聽到的一些情況。他說茍家是當地的地主,自己種地,也給別人家打工,屬于能吃飽肚子的地主。解放后,他10歲左右時,在東寨上小學,經常路過茍家西莊的大門。大門前面有個澇池溝,溝里有一座墳堆,不太大。據村里的三老太爺講,紅軍走后,兩個受傷的女紅軍戰士還待在瞭望樓里,被馬家軍打死了。村民就把兩個女紅軍戰士的遺體埋到澇池溝里。掩埋時,兩個女紅軍戰士身上都背著手槍,連人帶槍一起埋掉了。

△ 茍家西莊戰斗遺址外圍的墻院遺址

東寨鎮雙橋村4社村民李金菊(現年83歲)是茍家茍俊林(已去世)的媳婦。她說,1936年她剛出生,據老人們講,紅軍上來后,幾乎天天跟馬家軍打仗。紅軍主要靠步行,穿得破破爛爛,個別的戰士還穿著少數民族花花綠綠的服裝,當地人聽不懂他們的話,但紅軍說話的語氣平和,對人有禮貌,臉上笑嘻嘻的。馬家軍走到哪兒搶到哪兒,主要搶金銀財寶、搶女人,把雞打得呱呱叫,腿被打折后,就提溜上走了。村民們早就嚇得躲藏起來,只有病秧子和腿腳不靈便的老人待在家里。

馬家軍前后來了兩批。第一批騎著馬來到了茍家西莊,在莊里駐扎了三天三夜。進了莊院,把炕上衣柜里女人的金銀首飾和值錢的東西全部搶光;把家里的糧倉扒開,把糧食挖出去喂馬。馬匹個個吃得肚子圓溜溜的,打著響鼻,拉下的馬糞里有很多糧食顆粒。馬家軍走后,茍家人把馬糞扒開曬干,再把糧食一粒一粒撿出來。第二批來得匆忙,一路上邊走邊搶,沒有在莊里駐扎。紅軍幾乎天天跟馬家軍打仗。紅軍人數少,裝備差,槍炮少,很多人用的是矛子大刀,受不了當時凍死人的天氣,打仗就吃了大虧。李家沙坡子一仗死了很多人。十里鋪一仗也死了很多人。打完仗后,村民們跑過去一看,死人像麥捆子一樣東倒西歪。

3

村民眼中的郭家上磨莊及其戰斗歷程

東寨鎮雙橋村5社社長郭玉華說,郭家的老根子在九壩村。當初,郭家人從九壩出來到了東寨的下磨莊居住,后來又到了上磨村。再后來到新磨村居住時就解放了。郭家上磨莊是太爺和爺爺們建造的。爺爺叫郭廷芳,弟兄兩個,爺爺是老二。父親叫郭萬昌,弟兄三人,是當地的大地主,家里有很多土地,永昌縣城里有商鋪。

△ 郭家上磨莊建設時兩個墻墩猶如兩個紗帽翅子

建造莊子時,莊院的形狀是按照古時官員佩戴的紗帽翅子的形狀設計的。在中國老百姓的心目中,官員的地位是非常高的,紗帽象征著權利、金錢和地位,象征著富足、美滿和吉祥。太爺把莊院設計成紗帽翅子的形狀,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孫后代能夠幸福安康。

△ 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墻院上紅軍射擊馬家軍的槍眼

據老人們講,民國18年,土匪到郭家上磨莊搶了一次。民國25年,馬家軍又來了,把郭家上磨莊的莊門放火燒掉后,攻進了院子。有一個姓郭的男人爬到莊門上查看,被馬家軍一槍打到腦殼上死掉了。郭家的一部分人跑掉了。沒有跑掉的被馬家軍集中起來關到莊門的偏房里。馬家軍住了一晚上。郭玉華的三叔偷偷爬到房頂上看了一眼,被馬家軍剁了一刀,不久死掉了。紅西路軍跟馬家軍打完仗后,馬家軍追捕一位女紅軍戰士。女紅軍戰士跑到郭玉華的二叔郭萬順家里,藏到面柜子里面,才躲過了馬家軍的搜捕。村民馬永海的父親被馬家軍要點天燈,老郭爺(郭廷芳)拿出了兩壇銀子贖了出來。

據郭玉華的母親講,一天清晨,天麻麻亮,突然傳來了喊殺聲。母親發現不遠處的馬家軍騎著馬,戴著皮帽子,裹著皮大衣,追殺6名女紅軍戰士。母親趕緊打開了莊門,驚慌失措的女紅軍戰士立馬跑進了郭家上磨莊,藏到炕洞里。窮兇極惡的馬家軍隨后沖進了莊門,四處尋找,發現炕洞里有人后,就丟進一顆手榴彈。6名女紅軍戰士全部犧牲了。

1982年包產到戶后,郭玉華在村子里走路,碰到一個干部模樣的男人,騎著自行車,車把上掛著一個黑包包。這個男人說他是從中央來的,要找父親郭萬昌。當時,父親中風了,無法言語,郭玉華就把干部領到了二叔郭萬順家里。原來,當年紅軍撤退時,一個女紅軍把娃娃留到了郭家。后來,女紅軍回來了,把娃娃接走了。臨走時,女紅軍繪制了當地村子的地貌地形圖,一直保存著?,F在,這個男人就拿著這張圖前來核對村子的地貌地形,確定啥都一致后,就來找老郭爺郭廷芳。得知老郭爺已經去世,就來找老郭爺的兒子。這個男人前后來了3次。

2007年,郭玉華發現莊院的東墻、北墻被人盜挖了。仔細一看,原來是有人挖開了莊墻找東西。那時,郭家的祖墳還在莊院的大門處。順著車印,郭玉華找到了不遠處的項目部。這個項目部是西氣東輸天然氣的項目部。當時,工程已經竣工,很多人撤走了,但項目部還在那兒。郭玉華詢問有關人員,說是因為要挖土填溝,就挖了莊墻上的土。郭玉華去東寨鎮、縣文化局等單位反映情況,相關領導說要保護好莊墻,不要再讓挖了。項目部為此賠償了兩千元。

△ 楊澤祥

東寨鎮雙橋村2社村主任楊澤祥介紹道:“文革”時期,村上的娃子們發現郭家上磨莊后墩的墻土里有麻錢,就經常去那兒玩耍,順便把土塊掰下來找麻錢。有時候,能找到一兩枚;有時候,能找到七八枚。

△ 王有仁

4社村民王有仁(現年62歲)補充說,1970年代,村上拆莊墻時,在郭家上磨莊后樓的莊墻上挖出了一只不大的陶罐,里面有三塊銀元,他二哥拿了一塊。


△ 薛生祥

9社村民薛生祥(現年53歲)說,七八年前,他在郭家上磨莊周圍種地,早上過去,發現莊子里點的蠟燭的痕跡、挖的洞都在,才知道晚上有人前來挖寶物呢。

△ 被盜挖的郭家上磨莊戰斗遺址墻角

文/ 圖 記者 翟雄

 

作者:翟雄 編輯趙國慧

金昌日報
官方微信

金昌新聞網
官方微信

回頂部

国产乱人伦偷精品视频不卡,狠狠躁天天躁日日躁欧美,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网站免费,国产色婷婷一区二区三区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